昨天下午在板橋後火車站逛街看衣服
在縣民大道過馬路往戶政所方向
捷運府中站出口遇到小我一屆的直屬學妹



擦身而過的同時,我直覺是她
但是學妹並沒有認出我來
有些猶豫是否要打招呼
我還是有些對於認錯人的尷尬感害怕
剛好紅燈亮起
學妹往旁邊的椅子走去坐下來等綠燈過馬路
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走過去打招呼
看著坐在椅子上穿著夾腳拖的女生
說真的內心開始懷疑是否認錯人
在印象中,這個學妹沒穿過夾腳拖
"嗨!"我站在她面前搖搖手
"咦?妳怎麼在這邊"
"我剛剛怕是我認錯了說,想說印象中你沒穿夾腳拖的習慣"
"我剛剛覺得你很面熟,一直在想是誰"

跟學妹聊了幾分鐘,彼此了解了近況
要離開時學妹叫住了我
"留個電話吧!之後還可以聯絡"
學妹對著正要離開的我這麼說
彼此在手機輸入了電話號碼
只是,日後真的會聯絡嗎?
在我心裡卻壓根不這麼認為



這學妹從以前在學校就是少根筋
連著兩屆學妹通通都是比我還少根筋的迷糊蛋
當年為了幫我學姐秀芬送舊
我對她們徹底的失望死心
我不敢說我對她們照顧的很好
因為我也沒住宿
畢竟沒辦法在他們在宿舍有困難給予幫助
秀芬學姐是住宿生對她們也很好
在她們是大一新鮮人還在暑假期間就打電話關心她們
秀芬在很久之前就已經跟我提過想去櫻桃泡泡
所以送舊時我就決定安排去櫻桃泡泡
禮物方面我問過學姐想要什麼
學姐跟我說想要一盒REMBRANDT的粉彩
那時候我算過粉彩一盒大概兩千
另外一個學長的禮物也買差不多價錢的
兩位學長姐的餐費我們分擔
大致抓5000元八個人分擔
一個人625在加上自己的餐費
一千元可以解決
原則上多退少補
不過一定是會退費不會還需要補
但是這些學妹不想花錢送舊
我後來說那我們禮物部分改成禮券1000元把費用壓低
還是一樣很不甘願
那時候我的狀況正是差的時候
失望的決定丟著不管
反正還有另一個學伴小黑
丟給他處理
當時小黑跟那些學妹說就這次最後一次,以後不用送舊
當然等到我畢業時
不要說禮物就連送舊餐會都沒有了


為了幫學姐送舊這件事情讓我令我很難過
還懷疑過是否是自己做人失敗
我大一的時候,當時大三的學姊作法更誇張
一個人繳一千塊,她花錢買的禮物加上當天吃的費用
完全讓我很疑惑有到一千塊的價值嗎?
而如果真的有剩下的錢,剩餘的錢下落在哪?
我們這些學弟妹完全不知道

輪到秀芬處理送舊時就跟我說我們要改變作法
花多少錢大家都要知道
多的退少的補
價錢一樣壓在壹千塊之內
當然並不是說付出一定要得到回報
只是會覺得連這麼一點心意都不肯付出回饋嗎?
大家都是學生,誰不窮呢?
而我畢業時,甚至就連一張卡片都沒有
畢業典禮當天她們說有要送我花
但是我提早走了
後來幾天我回學校處理東西
說要拿給我也沒有阿
很多事情真的是在於有沒有心吧!

"留個電話吧"
多麼制式社會化的舉動阿
可以慶幸的是我的學妹比我還早制式社會化嗎?
我根本不會想跟學妹要電話
對我來說,今天跟學妹打招呼

也只就是打個招呼,聊個幾句
之後,彼此還是依舊是斜直線
曾經交會過但卻是漸行漸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imii 的頭像
miimii

SWEET SHEEP

mii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