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越是告訴自己要堅強、要獨立些
腦子浮現的卻是那時候"現金卡"曾說過的
"我不怕煩,我只怕妳悶著,什麼事情都自己撐著"


拼了命想驅散,卻更可怕的想到去年的事情
我把右手腕湊近了鼻子
早上噴的香水,味道已經散去
sasa的小姐不是說這瓶Christain BRETON 的ISMENE味道很持久嗎?
怎麼不論我如何的努力在左右手的手腕聞
還是嗅不到那氣味呢?

是不是這樣催眠自己的我
其實只是種壓抑?
就像那時候我告訴自己要笑、告訴自己我可以撐的很好
而是實際上所剩下的只是眼淚、脆弱不已
一切只是自欺欺人

淚水就這麼順著臉頰滑落
心很疲倦
葉拔說現在的我很辛苦
我好想就算了,
乾脆就這麼任由這一切無止盡的肆虐
好累,好累
如果我真的很累的時候
可不可以就不要勇敢呢?

全站熱搜

miim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